商朝不是亡于武王伐纣,武王伐纣

武王历数纣的罪状,但武王考虑到纣王在商朝还有一定的号召力,商纣王时期的商朝文明与军事实力都远超西周

13. 武王伐纣

13. 武王伐纣

有穷末年的后辛沉醉于安逸享乐,荒淫昏暴,“重刑辟”“厚赋税”,大失民心,并且在对外征伐北狄的战乱中,消耗了多量有哈啤量。在武王即位九年,武王曾东进至孟津(今云南卫东区东),试图伐纣,诸侯不期而会者多至800个。但武王审时度势,认为时机仍未成熟,令退兵。直到后辛杀贤臣比干、囚箕子,陷于彻底孤立的时候,武王认为时机已到,于武王十一年阳春,指引戎车(老将战车)三百、虎贲(冲锋兵)叁仟、士卒500005000人,又伙同各友邦军队,出发东征。七月间,周和各路诸侯联军从孟津渡过亚马逊河,到达商郊牧野的朝歌(今山东卧龙区),四月庚申日的晚上,举办誓师范大学会,武王历数纣的罪状,申明伐纣是代天行罚、救民于水火,同时鼓励友邦冢君和周师军官和士兵,英勇杀敌。誓师实现,周军向帝辛的行伍发起攻击。纣发兵七100000迎敌,兵力人数占相对优势。可是纣的军事倒戈反攻,商王朝七九万军队瞬息瓦解,殷辛大败,逃奔鹿台自焚而死。牧野之战,只用一天时间即告胜利。

周王周文王死后,他的第三个外孙子周文王在丰京继位,称为武王,并将本人的父亲周文王追称为文王。

周文王拜太公涓为军师,用相比父辈的仪仗尊重他。武王还团结和睦的弟兄周公旦、召公奭(shì)等,使全国上下一条心,厉兵秣马,积蓄力量,准备出征灭商。

自古以来给周朝与帝辛后辛平反的人和作品就好像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远有子贡、孟轲等人,近有郭鼎堂、毛泽东等人。到了互联网情报发达的昨天,给西周与后辛平反的各个声音更犹如黑龙江溢出,一发而不可收拾。后天那篇文章不是道听途说般的去解读殷辛被人“黑”得有多么的惨,更不是去斟酌后辛的力量与贡献有多么的大,而是从夏朝的“继承制度”上去寻找一下有穷灭亡的根本原因。周朝近第六百货年的历史中,继承制度一向未能理清楚,由此导致有穷王室内部对此王位的斗争越演越烈,终于在商纣王时代达到了拼搏的终点。即便当中斗争达到极限也不足以使商朝灭亡,但早已病得多少严重的商王朝恰恰蒙受了正在冉冉升起并包藏祸心的夏朝。就算如此商王朝对周朝也是有压倒性优势的,也不足以灭国,但不幸的商王朝恰恰又遇到自个儿王室内部出了3个内鬼,所以夏朝的覆灭就成为了不可逆的决定。夏朝到了帝辛时期到底还有多强?武王伐纣是否因为武王威武,太公望英明?西周的接续制度到底出了如何难题?周朝宫廷的内鬼到底是什么人?那就请跟着渊渊踏上历史的查找之旅。

数年后,武王率军东进。但她没有公开打出灭商的金字招牌,相反却仍以战国属国的名义,让军队在前头抬着祥和生父的木牌位,大旗上挥洒着姬发的名称,而团结也不称王,只称太子发。武王的那种做法,显明是为着对及时的政治和队伍容貌时势进行三遍虚实试探。

武王的枪杆子东进渡过长江赶来孟津,果然许多西周属国的王公们纷繁过来会合,表示帮衬。但武王考虑到后辛在周朝还有一定的号召力,帝辛的叔父比干、兄弟箕子、微子等一批战国的贵族大臣们还在忙乎保险这几个危险的政权,觉得灭纣的时机尚未成熟,因而,只在孟津拓展了叁次观兵演习,与诸侯们联络了一晃心思,便带兵回到了丰京。

殷辛时期的商朝文明与军事实力都远超西周。(一)文明:童书业先生在《春秋左传切磋》一书中写到:“殷已入青铜器全盛时代,周则文王以上之青铜彝器迄未有显著发现,周在那时候支野蛮落后,从可见矣。”青铜器的冶炼与应用,能够健全地展现当时的科学技术生产水准与武备的优劣。(二)军事:童书业先生还在《春秋左传研究》一书中写到:“则商纣时殷人盖甚重,国力强与周人远甚,故周人屡称殷为‘大国’,自称‘小邦’,牧野之战时犹诚惶诚恐也。”那或多或少得以从武王作《牧誓》中看出,周文王反复给王爷联军鼓气及向全军下达凡后退者格杀勿论的吩咐,可知心中存有对子受德和商军的怯懦。《史记·吕尚世家》还记下了周军在出发前因占星不吉祥,西伯昌与各公卿大臣想武力伐商的思想防线崩溃而准备放任军事行动,全靠吕望极力劝说武王才能够不荒谬出动,而且还要汇聚八百诸侯给他扎场子才敢越过雷池。商周以内因军力强弱差异而造成的西周朝廷贵族的恐怖心境尝鼎一脔。(三)纣王:后辛本人具有很强的人马指挥能力。《史记·殷本纪》记载:“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帝辛曾带领部队成功讨伐过南蛮族和有苏氏族,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皇上。因此,在战国的文明礼貌水平和军事实力均远超周朝的图景下,周文王很难凭一场牧野之战就足以灭亡强大的商王朝。

那会儿殷辛的马大哈凶恶却更是强化了。有天中午,受德辛在鹿台上与己妲一起观赏风景。此时正是隆冬天气,他们看见远处的淇水边有一老一少两人正赤着脚在蹚水过河。前边的父老走得快速,好像不太怕冷,而背后的小伙却缩手缩脚,一副12分怕冷的金科玉律。为何年轻人反倒不如老人?帝辛觉得意外。苏妲己说,那是因为那老人的父母生他时很年轻,因而她的骨髓饱满、精血旺盛;而那小伙则相反,是一对老年夫妇所生,因而她的骨髓后天就不充沛。商纣王不信,就命武士马上去将多个人抓来,当场砍开他们的脚胫骨看个毕竟。还有一次,后辛为了与己妲打赌在鹿台下路过的二个孕妇肚里的男女是男是女,又让武士立刻剖开了她的肚子。

大臣箕子见殷辛实在闹得不像话,进宫去劝谏。殷辛一怒之下,下令将箕子剃了光头,关到后宫做奴隶。比干去为箕子说情,帝辛竟命武士将他剖胸剜心,说是要探望她这一个装作正经的乡贤到底长了多少个心眼。微子看到子受德实在无药可救了,他不愿亲眼目睹战国的灭亡,就带着亲属逃离了朝歌,隐居起来了。

周文王得知有穷朝廷的事态,知道受德辛已经众叛亲离,有穷的气数已尽,于是便正式进军了复仇军队。武王的枪杆子有兵车三百乘、精兵伍万人,由周文王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太公涓统帅,一路往西前进。

商王朝的接轨制度到底出了什么样难点?那正是直接没能理清继承的老实到底是兄终弟及照旧父死子继!结果是三种系列反复的因陋就简使用,造成王室内部斗争激烈。小编们通晓父死子继在特性上进一步科学,更利于王朝的主持行政事务和承继。比如孝景皇帝曾考虑过传位自个儿的兄弟梁孝王,但面临袁盎等大臣的努力劝阻。在本国先秦时代,像北魏、郑国、赵国等在特殊景况下也曾使用过兄终弟及的继承方式,也确实出了有的乱子,比如公子光刺杀公子光僚。不过尚未哪3个朝代和国度像战国那般广大长日子的反复使用,所以西周在王位继承这么些标题上出乱子是放任自流的。《史记·殷本纪》一语提出:“自中丁的话,废適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於是诸侯莫朝。”有多乱,小编摘抄《史记·殷本纪》中有关兄终弟及的案例如下:“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沃丁崩,弟太庚立”“帝雍己崩,弟太戊立”“帝阳甲崩,弟盘庚立”“帝盘庚崩,弟小辛立”“帝廪辛崩,弟庚丁立”。如若实在定了兄终弟及那么些再而三制度能够,固然不正确,但也总算立了规矩。但夏朝是在应用兄终弟及那一个制度的还要也在混合使用父死子继的制度,比如子羡正是让他的嫡子子受德(殷辛)继承的皇位。那样频仍混合使用的方式,注定会让越来越多的符合条件的宫廷贵族望着王位产生想法。

周军正在发展,忽然被多个白发苍苍的长辈拦住了去路。武王和太公望上前一问,才精晓几个人多少个叫伯夷,二个叫叔齐,是北方的孤竹国人,原是仰慕武王的王道前来投奔的,据他们说周军要去灭商,认为官府不能够犯上,因而要武王罢兵。吕望见是七个不识时务的迂老头,便不和她俩争辨,只叫士兵将他们拉开后,便吩咐部队继续前行了。

比干和箕子正是那样!咱俩看读《史记》与《封神演义》,都精晓后辛的叔父王叔比干和箕子是可怜时候的大忠臣。然而《封神演义》是传说随笔,他的传教是不可取的。至于《史记》,笔者觉得有关后辛这段历史的记叙也是神秘其玄。《史记》中的有个别内容实在只可以当小说阅读。后辛与比干四伯、箕子五伯的重要顶牛正是王位和王权的加油。从有穷继承制度上来说,作为子羡(殷辛的生父)的姐夫,王叔比干和箕子也是有权继承皇位的。不过她们没能继承皇位,那他们心坎会不会有篡权夺位的想法?在平凡的表现中会不会有篡位的骨子里准备?就算他们并未想法和表现,作为后辛对她们那样有能力的三叔会放心呢?那就是男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子受德一登场就入手收拢权力,打压王叔比干和箕子。收拢权力的变现《史记》记载为打击把持朝政的三公:“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婬,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周文王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臆想那三公是王叔比干、箕子的党羽。毕竟小叔级其余王叔比干和箕子混迹朝政的年华比帝辛久,党羽比帝辛多,乃是老车手级别,所以受德辛先断其翼。接着,子受德诛杀了比干,箕子一看时局不对,顿服饰疯卖傻。大概是箕子能耐没有王叔比干大,子受德一看他疯了也就从未杀她,只是把她关了起来。至此,周朝王位明面上的中间斗争才告一段落,商后辛算是真正坐稳了地点。可是商纣王犯了一个沉重错误,在其间斗争上他看错了1个老小。他看错的这么些家里人正是夏朝宫廷中的内鬼。那一个内鬼对内封锁殷辛了然天下的音讯和误导商纣王的论断,对外向夏朝表露夏朝各个首要新闻,最后让有穷走向覆灭。

周军于当年岁暮来到恒河边。恒河恰好封冻,大军踏冰渡河,顺遂地抵达孟津。四方诸侯闻讯,也都纷繁带了军队过来孟津与周军会晤。

其次年头,周军的四万新兵与号称八百路诸侯的联军浩浩荡荡地三番五次东进,7月上旬便抵达了朝歌附近的牧野。周武王在牧野与各路诸侯誓师。誓师范大学会上,武王历数了帝辛的霸道与罪状,发布自个儿是奉天命出师伐纣,同时规定了战斗的纪律——不准抢劫干扰百姓,不许杀害俘虏,勇敢杀敌者有奖,临阵逃脱或后退者处死。

后辛对夏朝不合情理的呈现。(一)西伯昌被子受德赦免,不仅被赦免还被子受德赐予弓矢斧钺,授予征伐之职务。姬发从二个阶下囚到能表示国王实行征伐是不是变动得太快?(二)殷辛可以因为西伯昌私行对团结的作为时有发生感叹而幽禁他,但却足以吐弃西伯昌私自征伐耆国、邘国、崇侯虎、饥国等忠于自身诸侯国而坐视不理?(三)姬昌在牧野之战前两年曾在孟津与八百诸侯搞军事串联,因为觉得时机未到而放任征讨后辛。而孟津离帝辛的朝歌距离不超越三百英里,可以说是在殷辛眼皮底下捣鬼,但后辛对周文王此次具有造反性质的队容串联并未作出任何反应。假设说因为及时帝辛权且之间不可能聚集大军对商朝进行征伐,然而至少两年以内都未曾对周朝利用别的军事行动,哪怕是震慑性的军事行动,你说那是还是不是一件怪事?(四)《史记》记载“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今孟津东北)八百诸侯。”意思是八百诸侯同姬发汇合孟津搞军事串联是从未经过事先约定而无心过来的。有时候司马子长撒起慌来真的脸都不红一下,你当网络喷子吃瓜吃傻了呀!在东晋新闻极不发达的年份,在各种诸侯国距离孟津地方不一的状态下,能不辱义务不事先几年约定,全凭我们心有灵犀,走着走着就能遇上呢?可知,西伯昌搞本次串联是准备了几年的时间,但就在西伯昌挖东周墙角的这几年里,殷辛干嘛去了?(五)周文王正式进军讨伐受德辛哪一年,从丰镐出兵(今安康市洛南县就地)往朝歌进发,虽说丰镐离朝歌的偏离唯有第六百货多英里,不过周武王伐商并非采纳的是司马仲达雷暴战擒孟达,1日行军一千二百里的法门,而是选拔的迟缓行军事情报势。他首先指导部队走到孟津等候诸侯大军齐聚。《史记》记载诸侯大军齐聚的时光是“十一年十二月壬午”,然后武王做了一篇《太誓》。直至“10月甲子日”,武王才指点诸侯联军走到了牧野,又做了一篇《牧誓》。不算武王从丰镐到孟津的行军时间,就孟津到牧野那段的行军时间姬发就走了四月雄厚。周军那样长的行军时间,后辛居然一无所知毫无准备,直至周军行至牧野才匆忙集中军队应对。诸侯联军行动缓慢也展现了她们对粉碎战国的信念十三分的欠缺。

动员以往,伐纣大军便以高昂的骨气准备出击朝歌。那时受德辛才着慌起来,急迅组织军队抵抗。但朝歌的守城部队不多,他不得不最近抱佛脚,将城内的巨大奴隶和二零一八年与北狄的烽火中抓来的擒敌统统武装起来,开往前方。子受德亲自指点那支号称有七九千0人的杂牌军,来到牧野与武王的联军相持。

如上后辛各类的非常常迹象都印证了贰个题材:夏朝朝廷有内鬼。其一内鬼通过内外史料猜想,应该干了以下一些思想政治工作:(一)协理西周削弱西周。子受德为啥会给予周武王征(Wang-Zheng)伐的任务?因为子受德要对付比干和箕子,不仅要祛除他们在王室内的羽翼,还要剪除他们在诸侯国的羽翼。所以西伯昌消灭的这个诸侯国大概正是子受德授意要诛灭的。因而《史记》记载曾有大臣向后辛报告周武王的轻易灭国的一坐一起,但子受德置之脑后。《史记》还记载了商纣王在西伯昌前面出卖崇侯虎的业务,那是受德辛要借周文王之手除去崇侯虎。而后辛的那么些小九玖唯有他最信赖的内鬼清楚,因而内鬼恐怕给她出了录取西伯昌剪除异己的策略性。殷辛在此地犯了1个严重错误,他在消除王位竞争敌手羽翼的时候,也还要在收缩商王朝对诸侯的完好影响力和自拆周边的护卫屏障。内鬼和寒朝则采取周朝继承权内部斗争的标题,逐步对西周举行削弱而一步步壮大本身。(二)自律夏朝主要军事行动的新闻。周文王串联各诸侯国并在孟津观兵,这么大的工作以殷辛的人性不恐怕置之脑后。受德辛没有影响的唯一或许是她平昔就不知晓战国正值备战向商纣王。小编的推理是既然受德辛十三分亲信内鬼,商朝又是内鬼推荐的替天皇征伐的表示,所以受德辛对有穷的监察和管制事务都应当委托给了内鬼。(三)出卖有穷王城军事情况,刺激夏朝做直捣黄龙的军事行动,牧野世界第一回大战就灭亡了周朝。我们相对不要相信后辛聚集了七100000人来阻拦周文王,史迁在此处又日白了。首先后世的秦魏阴晋之战,宋国倾全国之力,才发动了五80000部队;秦赵长平之战,卫国倾全国之力才成团了四十40000人马。难道还在战国的时候,2个王城就驻扎了七100000大军?小编想把方方面面朝歌的大小妇孺和奴隶加起来有没有七100000都以一个题材。其次,周文王指导的周军不超越十万。哪些所谓诸侯国军队都以来撑场所和打酱油的,能够忽略不计。难道对付那不到一千00的武力,供给调集七七千0武装对付?真实的气象应当是朝歌因某种原因没有进驻多少兵力,东周队容也不在京畿附近而不能救援。西伯昌是获取了内鬼的打招呼,抓住了那些避实击虚的时机一举捅了殷辛的黄花。

两军在数码上固然很悬殊:联军总共不超过捌万人,而商纣王的商军有七八万,但联军神采奕奕、士气旺盛,而殷辛帆队中的奴隶和俘虏则恨透了那些暴君,巴不得他失败。尤其可悲的是,子受德到此时还耍小智慧,他让奴隶和俘虏们冲在前方,本身的CEO只在末端压阵督战。于是,两军一接触,战场上便出现了戏剧性的地方——商军中的奴隶和战俘,纷纭举着戈矛,调转身去,杀向受德辛自身的武装力量。商军的前队倒戈,再增进周军的勇猛冲杀,子受德的部队登时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商纣王在多少个亲信的维护下返身逃进朝歌,还以后得及关闭城门,周军已潮水般冲了进来。

商纣王见大势已去,便逃到鹿台上,焚烧自焚而死。西周就此灭亡。

以此内鬼正是微子。她是殷辛同父异母的四弟,也是子羡的长子。本来微子作为长子继承皇位是无限合理,可惜微子的阿妈地位卑贱且不是子羡正妻,因而她失去了和殷辛竞争的基本功,但那并不意味着微子没有觊觎权力的想法。那为啥受德辛在拔除王位仇人的时候不经意了微子,反而10分相信他?原因不会细小略,首先微子同期相比干、箕子那么些二叔辈比较,重量太轻了,根本没有入后辛的法眼。就好似大家做高等高校统一招生考试试卷,精力都坐落对付一些难点和要害题上,对于部分普普通通题反而还要做错。其次,对付比干、箕子及三公的长河是充满险阻与危害的,商纣王也得有自个儿的副手和说说话的人。俗话说“打虎亲兄弟”,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的箕子成功瞒过子受德,成为了帝辛的亲信。所以读完全数史料,很多宫廷贵族在帝辛手上不是死正是囚,而唯有微子从头至尾完好无损。商纣王对微子的相信和注重就那样被侧面反映了出来。

周武王灭纣今后,在离丰京二十五里外的沣水东岸,建造了一座气势雄伟的新都,定名为镐京,发表本身为天王,并尊他的祖辈古公父为太王,祖父季历为王季,阿爸周武王为文王。从此便起头了中华历史上的东周时代。

哪有没有微子是内鬼狐疑的凭据?小编的回复是材质太多了!(一)《史记·殷本纪》:“乃与太师、少师谋,遂去。”这是说微子与经略使和少师举办了企图,逃离了朝歌。那么微子去何地了?微子去哪里了不重庆大学,大家先来看看与微子谋划过的里胥与少师去了哪里。《史记·周本纪》:“教头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饹周。”即那两位投敌了。微子与投敌者谋划,居心叵测!(二)在此之前说微子跑了,但是随后微子又再次回到朝歌了。但她赶回的时候便是武王伐纣成功,刚刚进入朝歌的时候。请问微子是不是随时蹲在朝歌周围算时间,不然怎么能在出现的时间上那样精准。他不光出现,还把祖宗的祭器献给了姬昌,生怕周文王找不到。《史记·宋微子世家》:“周文王伐纣克殷,微子乃持其祭器造於军门,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於是武王乃释微子,复其位依然。”(三)《史记·宋世家》:“微子故能仁贤,乃代武庚,故殷之馀民甚戴爱之。”既然微子这么受国民的欢迎,为何开首要让后辛的外甥武庚继承大统一管理理殷商子民,而不是让微子继承大统?可知,司马子长在那里又日白。武庚才是深受殷商子民保养,微子是殷商子民人人唾弃的卖国贼。因为西伯昌知道殷商余威尚在,怕殷商子民不佳管理,才被迫选择武庚。至于事后启用微子乃是武庚造反,周公旦进一步削弱了殷商的余威后,那时候启用俯首帖耳的微子乃是更合时宜。(四)武王灭亡商朝后最保养的战国贵族是箕子,武王专门向他去请教治国之道,基本不甩微子,可知武王打心眼里瞧不起微子。请问何人又会拥戴贰个卖过贼呀?(五)借使上述多个材质还不直接,则此处给二个最直白的材料。《吕氏春秋·诚廉》:“武王即位,观周德,则王使叔旦就胶鬲于次四内,而与之盟曰:“加富三等,就官一列。”为三书同辞,血之以牲,埋一于四内,都是一归。又使保召公就微子开于共头之下,而与之盟曰:“世为长侯,守殷常祀,相奉黄伟亮,宜私孟诸。”为三书同辞,血之以牲,埋一于共头之下,都是一归。”那段话的情致正是武王即位后用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策反西周高层,在这之中微子便是这几个。他们共同用牲口之血订下了盟书,还一式三份。这么些记载把微子死死地钉在了通敌卖国的柱子上,什么人也翻不了了案!揣度微子想通过有穷的能力助自己夺得王位而不惜出商户国利益。他也由来已久为后辛斗王叔比干与箕子实行煽动,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他要么等到了获得二个微细鲁国的惠及。然则武王策反有穷高层,微子通敌卖国的作业随后被八个贤士伯夷与叔齐知道了,那2人对西伯昌的当作尤其不耻。所以伯夷叔齐过后躲在新正山不食周粟而饿死,大家不能够讥讽他们的半封建与固执,以当时的价值观,他们是一向就小看周文王的作为。

武王伐纣并非有道伐无道,而是洪兴社中“靓坤”深思远虑要夺蒋天生的龙头地方。但靓坤与蒋天生至少没有家里人关系,不过西伯昌和殷辛却是表兄弟关系,西伯昌是后辛的表侄儿,殷辛是周文王的表叔。《诗经·大雅·大明》:“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京。乃及王季,维德之行。大任有身,生此文王。维此文王,惊慌失措。”再结合周易“归妹卦”六五爻的卦辞“子羡归妹”,可以摸清的图景是子羡把温馨四妹嫁给了周国的王季,子羡之妹给王季生了外孙子周武王。那段历史甚至开启了“外戚夺权”的狗血开首。

之所以,西周亡国不是因为帝辛撩了大地之母娘娘,也不是建了一所奢华住宅,修了3个酒池与肉库,发明了炮烙,更不是因为与己妲嘿嘿嘿。而是因为周朝的一连制度混乱,商朝王室贵族都把精力耗在了内讧上,忽略了对中外时势的把控。外加内鬼微子误导皇上、封锁音讯、出商户国利益、引狼入室,最后促成了东周的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