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来运行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书法市集,因时而动

中国书法市场现状,当代水墨频繁出现在拍卖市场,还有更多拍卖的项目

中国书法市场缘何难以启动

艺术市场的后起之秀

似乎有一种魔咒,股票市场好艺术品市场就不好,股票市场不好艺术品市场就好,这是必然还是巧合?任何一个投资者也很难下一个有说服力的结论,但从我们的观察,可以肯定的是,2014年略显薄弱的秋拍,让处在各级艺术市场的参与者们对此前一路高歌猛进的艺术市场动摇了。而为了振奋人们对市场的信心,从一级市场到终端的藏家都开始动了,2015年的春天但愿不会太冷。

如今的书法展览铺天盖地,激起了许多书法爱好者加入到当代这股书法洪流中,一些人甚至辞去工作来搞书法,出现了不少宁愿清贫的职业书家。然而,人们在从事书法活动,却很少思考‘书法为了谁’这个问题。在个性张扬的时风的影响下,人们往往在基本功和各种学识、修养还不到的条件下,过早的张扬个性、显示风格,似乎越狂怪越又水平,脱离了当代人对于书法的基本审美趋向。为此,许多业外人士喊出了“当代书法让人看不懂”的抱怨。

外力能否撬动海外水墨潮

嘉德也在投资商业地产项目,如位于王府井一号的嘉德艺术中心,目前已经从地下五层盖到了地上三四层了,未来会是地上有八层,未来在艺术品市场中会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是集拍卖厅、展厅、仓储、艺术品收藏、鉴定、修复保管为一体的综合体,除了为嘉德拍卖提供保障和服务之外,嘉德艺术中心未来会举办各种形式的展览、展示、交流、讲座、教育、论坛等等活动。且随着欧美艺术精品在国内拍卖中试水成功,2015年很可能引发许多拍卖行在这一领域加大拍卖力度,而对此,国内许多藏家并不习惯把艺术品交给专业机构做管理,大家还是喜欢放在自己的地方,于是一些拍卖公司开始涉足艺术仓储管理,建仓储的过程中再度涉及了土地或大面积商业物业使用的问题,艺术地产的时代就要开启了。

三、中国书法的审美趋向会进一步改变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油画引发全球关注,诞生了众多当代艺术市场明星,然而,以水墨方式进行创作的当代艺术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2012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时期,当代水墨获得崭露头角的机会。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北京荣宝等多家拍卖公司相继推出名为“新水墨”或“当代水墨”的专场拍卖,且表现不俗,在艺术品市场呈现一道新的景观。

而在作品选取方面,赵旭表示,“2014年看‘中国新绘画’,以程昕东艺术中心、蜂巢为首的赚了大钱,新绘画、新水墨的主流也跟2009年很像,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大机会,明年我会地毯式的全球征集,给所有客户一个大惊喜。”而有资深收藏家分析,“书比画贵,保利书法卖得比画贵,《砥柱铭》四个多亿,王蒙也卖不过《砥柱铭》。书法只要有好的名家作品,只要是真的、好的,和画的价格相比不会差,而且未来学习书法的人会越来越多,现在就连老外都在讲孔子学院闲着没事在海外学书法,彭丽媛送给米歇尔也是书法。所以书法比较容易入门,但是绘画麻烦一点,我相信以后肯定是画不如书,且这是一个价值洼地,值得关注。”

多位拍卖老总告诉笔者,目前书法在拍卖上不受重视,主要是受到其他艺术品的挤压的结果。虽然中国拍卖市场启动刚不久,但竞争异常激烈,拍卖公司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获取更高的成交量和成交率,绘画、瓷器等其他艺术品由于其直观性和装饰性更强,通过市场的检验,颇受买家的青睐,因此拍卖公司加大了对这些拍品的征集力度。市场呈螺旋上升的规律的告诉我们,随着市场的进一步深入,这类拍品的价格自然会逐步提高,买家出于成本因素的考虑,其购买欲望便又有所约束。而于中国画有着同等魅力的中国书法,就当代这一块来说,基本还是一片处女地,拍卖公司廉价的征集成本和书法拍品本身低廉的价格,今后都会让拍卖公司和买家趋之若骛。

香港佳士得曾在2012年秋拍期间,举办了一场当代水墨论坛,王从卉表示,佳士得当代水墨论坛也释出市场发展的相关信号。当代水墨具有国际盘的优势,因此,他们不仅将目标指定为国内客人,也希望吸引国际化的买家,因为当代水墨已有一定的国外买家基础,欧美国家、东南亚地区的买家都有介入。纽约佳士德中国艺术专家伊莉莎白·汉默曾表示:“对当代水墨画感兴趣的人群不断增大,但当代水墨不会沿袭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那种步伐,因为这两个领域的藏家、市场发展模式和针对人群一直就不同,而且这种差异还将继续。”

最先感受到寒冷的依然是拍卖行,嘉德、保利、匡时几乎都遇到了办理竞买的人数和春拍相比是持平的,但是成交率、成交额明显有所下降,市场的观望气氛比较明显。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认为:“这个问题对于拍卖公司来说就是一个平台性问题,有人卖、有人买才行,没有人卖首先把我们的生存的基础断了。纵观国外拍卖公司和苏富比、佳士得,我们主要的项目是中国书画,就中国书画而言,一线公司成交额要占到70%,二线公司可能要占90%甚至100%,大部分拍卖公司只拍书画,现在的情况是苏富比、佳士得还有更多的业务,还有更多拍卖的项目,以香港来说,书画的成交额每次就是三四个亿、最多四五个亿,其他的领域、其他项目的拍卖相对来说占比更多。”其言外之意就是,尽可能的增加各种品类艺术品的拍卖占比,国内的拍卖行更要多元化发展了。

在以上几种国际上通行的市场中,中国书法无疑面临着一种窘状。据笔者多年观察,中国书法市场的唯一活力在私下交易中。在私下交易中,一般分为以下几种:一是学生买老师的字。包括正规院校的学生买所在院校老师的字和培训机构的学员买培训老师的字等。二是笔会中现场购买。购买者既有做企业的、商人也有书法爱好者等多种。三是通过邮购和直接到书家家中购买。笔者从多位在国内书坛较有影响的书家得知,他们每年通过书法取得的收入最多也就是几十万元甚至几万元。

刘尚勇表示,新水墨其实是一个小众的群体,从已有的拍卖结果来看,从商业经营角度而言,并不赚钱。但几次专场拍卖的效果都不错,能找到作品的欣赏者,且整体价位不高,具有市场发展潜质。新水墨具备中国传统性与当下时代性,符合当代人,尤其是都市白领的审美趣味,也顺应当前艺术品消费的大势。他表示,当代水墨的消费者以城市白领阶层为主,这一群体在城市人口构成中最具上升到富裕阶层的能力,也是拍卖公司提倡“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艺术品消费的主要客户群。

境外资本逐利中国市场

四、私下交易

有人表示,当代水墨的展览、评论和研究较少,徘徊在国际化和本土化的处境中,在认知上还非常不足,不具备统一的审美和判断标准,因此难以在市场上走远。徐锦熹认为,传统藏家文化根柢深,对水墨的认识根深蒂固,他们都有包袱,要让他们买新水墨不容易。

比如嘉德拍的徐累,海外也有人喜欢,现在出了很多中国当代水墨年轻艺术家,都非常有前途,价格又比当代艺术低,当然当代艺术板块的价格是按尺算,要是当代艺术一张油画可能2米、3米卖30、40万,但是水墨画画得比当代艺术还当代,又有中国元素、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还有东西方结合的当代艺术的融合,所以当代水墨确实是一个国际市场中目前很关注的一个板块。贾伟针对大家不约而同选择新的绘画总结为:第一,现在收藏家购买得越来越理性,了解得比我们还要多;第二是说明市场非常健康,一级市场也是偏于成熟,甚至艺术消费偏于成熟,因为很多人去博览会、去国外旅游,他的见识可能看懂了年轻艺术家,同时拍卖行因肩负的压力不想通过拍卖把年轻艺术家的价格变得很高,因为年轻艺术家有不确定的因素,需要有时间的观察和判断,市场大家买当代艺术的收藏家越来越理性,这个市场是越来越成熟和健康的。

受到传统思想的影响,一些书家仍然把书法和市场挂其钩来觉得别扭,甚至其中不乏排斥市场的书家,当然这里与大多数书家把书法当作一种业余爱好有关。这种意识自然直接影响了书法市场的形成。还有些书家不擅与人打交道,与收藏者的互动太少,让藏家难以了解和认识其书作。

其实,台湾、香港甚至国外的一些画廊早在当代艺术盛行之时,就开始介入新水墨。美国就有一些重要的画廊和美术馆很早就涉猎这一块,收藏购入中国年轻水墨画家的作品,其中包括纽约的科恩画廊、前波画廊、文良画廊;英国的埃斯凯纳齐画廊;香港的万玉堂画廊、麦克鬲豪士画廊、对比窗画廊等。美国老牌画廊科恩画廊早在2006年就为水墨画家季云飞在纽约举办个展,到现在已相继为艺术家举办多次个展。

某资深藏家表示,“我这十几年用力过猛,搞的手中资金链非常紧。为了买画把房子也卖了,但是毕竟没有那么多房子可以卖,重要的之前的作品又没法卖,坚持到现在还是有一些想法,虽然目前不现实,但是我确实在内容梳理上向着做一个美术馆的目标坚持、前行。虽然有点儿辛苦,还是在坚持,这个坚持需要子弹,并不是说手里这些作品全部要留着,收藏家即使要卖藏品也要要找好的时机,这种梳理不是说没用的草率地处置掉,梳理的过程,艺术品的交易不可能很快,不像股市今天挂单立马交割,股市需要审时度势,找合适的时机,因为资源毕竟有限,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最近我和一些带有一定政府背景的担保公司、拍卖公司,还有金融、银行的金融机构探讨一个办法,金融杠杆和手段对我来说是一个帮助,既然梳理这个过程中可以利用金融手段、银行力量帮我买新的,旧的慢慢通过拍卖公司再去运作。”

中国书法在古代主要作为取仕的一种手段,实用是其最主要的功能,上升到艺术的高度来看待只是少数,这种对书法的意识延续至今。这也就难怪人们购买书法往往从其作者的地位、名气和历史的久远程度等非艺术价值方面来评判。笔者从多位购买过一些价格昂贵的古代和近现代书法买家中获悉,他们购买的选择标准主要看中的是作者的身份,作品艺术本身的水准高低只在其次,一位购买齐白石书作的人坦言说,齐白石的画好,价格高,其书法当然也好。购买曾国藩的字则表示,他是清代的一位重臣,名气大,可以体现一种身份。这种想法延续到当代书法亦然,一些官员或是在某方面担任领导职务的人的书法(并不是说他们中所有人书法都不够水准)往往更能受买家的青睐,或许这里还夹杂着间接贿赂的嫌疑。当然这种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官为本”的思想对人们购买其他艺术品也是重要考量指标,但在书法中却为最。

实际上,新水墨同样遭遇当代艺术普遍的命运——一级市场过弱,二级市场表现超过一级市场,中国嘉德在其拍卖中,特意注明上拍的作品大多来自艺术家本人。在当下,有人看好新水墨的市场前景,有部分画廊和经纪人开始介入新水墨的市场运作,但当代水墨市场的推动工作仍旧任重道远。

年轻艺术家受青睐有加

三、网上交易

就目前情况而言,该板块主要涵盖3部分,一是当代工笔划(又称“新工笔”);另一部分是以水墨作为媒材,表现当代观念的作品;还有一类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发展至今的实验水墨(又“抽象水墨”等),本文主要侧重于后两部分。对于各家拍卖公司而言,在选择“新水墨”作品时,都採取比较包容的标准,只要有别于传统中国画的当代书画作品,都可以被列入该板块。

拍卖公司在运营工作中的媒体化和交互化,注重体验、教育和落地项目的推进,这些都可以看到拍卖业在面对全球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过程重建和推动全球艺术品市场一个新的形象的一种构建。尤其在政府及政策的推动下,拍卖行的圈地运动开始了,例如保利拍卖在厦门开了一个分公司,虽然成交总价不足2个亿,但是厦门政府的免税支持以及现在在洽谈的厦门保利拍卖艺术大厦的建设,足可见厦门地方政府对于文化很重视。有如保利在山东1月份将要举行的拍卖,政府也是明确表示给予150亩在市中心的低价地,希望借此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2015年5月份在北京古玩城将给保利3万平米装修好的空间,五年无租金,还免物业费,希望通过赞助文化产业拉动几十万平方米的地产发展,带动整个地区发展。

一、拍卖市场

有人认为,当代水墨从学术和创作已酝酿多年,现在到达了应该市场喷发的时期,但刘尚勇则表示,“与其说是水墨自身的发展,不如说是因为在调整时期的市场选择了当代水墨作为新的增长点。更重要的是,当代水墨目前没有大资本介入,是支原始股。”就当下市场而言,当代水墨作品整体价位偏低,多在5至50万元之间,价格逾百万元的都很少,一线艺术家价格被低估,年轻艺术家的市场表现较为活跃,未来发展潜力值得期待。

包括嘉德、匡时,来的全球买家比例都在逐步增大,他们主要购买当代艺术、当代水墨,当然也有其他东西,他们参与很大。当代水墨是有当代艺术概念的一个板块,很适合境外的外籍人士以及台湾、香港、东南亚的藏家和有购买当代艺术习惯的人,有当代艺术概念也会理解、会看懂、会接受这个板块,所以这个板块很国际化。这批买家的进入,带来了大量境外热钱的涌入,比如现在俄罗斯的石油遇到困难,很多石油的都撤资了,大概有1500亿美金;还有中国的股市最近像过山车一样,好多外资也撤离股市转而进入艺术市场。明年的艺术收藏市场必然是资本疯狂追逐的战场,好作品想必不会太低开低走。

书家缺乏市场意识

王从卉认为,新水墨与传统中国画虽然媒材相同,却有着各自的艺术表现语言,不能用传统绘画的衡量标准来评判当代水墨。当代水墨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趣味,顺应大众对艺术品消费的趋势和潮流,因此,收藏群体也多样化,介入当代水墨的藏家不仅包括传统书画的收藏家,还有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新水墨成为连结传统与当代的桥樑。

金融杠杆将成藏家福音

四、企业和大藏家的介入会更多地涌现

艺术品消费不同于艺术品投资,不需要过大的资本投入,完全出于个人兴趣爱好,当代水墨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口味,又适合家居装饰。此外,当代水墨画家大多健在,作品真伪鉴别相对容易,符合大众消费心理。

时至今日,似乎大批资深藏家也遇到了他们的资金困难期,对此各大拍卖行看到了与金融相结合的机会,保利相关人士透露,在金融服务方面,比如客人想买东西,但是手上没那么多现金,保利就会提供相关金融服务,等产业链建立起来之后,购买人的资金问题、市场问题都将得到缓解。

从西方发达国家的艺术市场来看,一种艺术品市场走向繁荣通常以成规摸的企业家介入为标志。伴随中国经济实力逐步壮大,中国艺术品市场也得到空前繁荣,不仅有更多人和机构介入艺术品行业,而且艺术品的种类也得到大规模挖掘并渐次进行着交易,为书法市场的启动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同时,中国已经加入WTO,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势必让中国企业告别垄断暴利而走向微利时代。因此开拓新的投资领域势在必行,从目前许多企业参与举办各种艺术展览和笔会并大规模购进一些高昂的艺术品便能说明这一点。而作为东方文化的代表——书法,由于其强大的生命力和广泛的群众基础,加之其强烈的民族性和文化性,必将会成为他们下一个投资热点,投资书法,不仅帮助企业树立良好的外部形象,活跃职工的业余生活,而且良好增值空间,还能有效地分散企业的投资风险。

北京永乐拍卖当代艺术板块负责人王从卉很早就在关注当代水墨,她表示,当代水墨既能表达传统文化精神又不失当代性,富有鲜明个人风格的艺术家和作品层出不穷,拓展了水墨语言的表现维度,符合当下艺术追求回归传统的风气,在当代艺术调整时期,新水墨在市场上脱颖而出也是很自然的。

2014年秋拍现当代板块相比老油画、知名艺术家的代表性作品,70后、年轻艺术家作品的表现更为抢眼,包括王光乐、贾蔼力等等都打破了个人纪录。青年板块一时间名声大噪,外界也在有意无意的将这一板块打造成未来艺术市场的救市者,保利现代艺术部总经理贾伟认为:“一级和二级市场这些年轻的艺术家已经非常活跃,而且也倍受关注,这个场子里边我们差不多45件拍品,全成交,全场白手套。这个总标也是符合我们想象的是一千多万,这里面有几个作品,像王光乐、段建宇的作品是偏高的,也使我们有一个反思,我们在找年轻艺术家作品的时候,这类作品是艺术家早期的作品,我们收藏家的眼睛、专业性也非常高,年轻艺术家重要作品的价格会比新的作品、普通作品价格要高。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说今年也是非常大胆地迈出了一步,把70后、80后甚至是60后与不同绘画语言这样一类作品呈现在收藏家的面前,市场是最好的说明。”

中介机构先天的分工明确、职责清楚的优势,目前已充分显现在许多具有代理性质的中国画廊中,进入书法领域也已经拉开。北京的书法网,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机构,它通过签约的方式来代理书家的作品,并通过网络、展览、办杂志、出作品集和举办各种联谊、笔会等多种形式来宣传代理书家的作品和书法成果,受到良好的效果,不仅吸引了全国众多的知名书家加盟其中,而且其代理书家的作品和相关文房四宝也销售得很好。为了实现书法与藏家的互动,进一步扩大宣传渠道,目前,他们又在引进资金,准备建立带有茶座性质的美术馆。随着中国艺术市场进一步向纵深发展,书法的市场局面必将进一步改观,因此良好的回报必将吸引更多机构加入进来。

当代水墨的机遇和问题

对于一级市场的画廊,因为中国画廊成长时间很短,没有经历过西方百年老店的模式,肯定成长方式不一样。中国用15年进行了西方100年的演化过程,今天开画廊,明天成功的时代是不可能的,当年拿到一件作品转手可以销售的时代结束了。因此,新的特征传播和交易的形式在变化,包括金融介入、电商的介入,都是一些平台,唯一的一点是说可能要时刻做好准备,借用新科技、借用多种经营方式来在未来的整个系统竞争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是未来的社会趋势是微店、微网络,微信、电商、在二级城市、三级城市普及艺术的教育,还有每年大量做的出版物,每年跟艺术家、收藏家合作的展览,整个的一个板块都是值得画廊借助移动互联网来重新思考。

中国书法要获得市场的承认最终还取决人们的喜爱。因此,随着藏家对书法的逐步介入,市场的选择必将对当今的书法审美趋向带来一定的冲击和改变。一如当今绘画市场,许多画家不再满足于画室里凭空想象,而是更多走向社会、面对藏家,来自己绘画风格作一定修整和改变。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处于买方市场时期的书家会更多以自己的实力来满足买家的选择,一些雅俗共赏、符合普通人的审美情趣、适合家居装饰的书法作品将会受到人们的青睐,书法风格的大规模整合必将出现,中国书法由此迈向于市场逐步磨合期。

当代水墨为何受关注?

从某些藏家角度看,也需要把收藏事业进行开源。

谁来启动中国书法市场

麦克鬲豪士从2000年以来就将其精力放在关注和推动当代水墨,早在2006年,他们就在伦敦为艺术家刘国松举办作品回顾展。其老闆麦克·戈士豪曾表示,具有东方韵味和装饰美感的水墨作品尤其受到西方藏家的喜欢。“我一直致力于推介中国新水墨画,不仅是因为它们在当前的价值被低估,还因为它们的价位相对适中。当代水墨画家创作了很多有意思的作品,藏家能够建立很好的收藏。”在其代理的艺术家名单中,绝大部分都是当代水墨的中坚力量——包括谷文达、李津、刘庆和、仇德树、王天德、魏立刚、魏青吉、张羽、朱道平等。

拍卖公司在运营工作中的媒体化和交互化,注重体验、教育和落地项目的推进,这些都可以看到拍卖业在面对全球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过程重建和推动全球艺术品市场一个新的形象的一种构建。拍卖公司开始涉足艺术仓储管理,建仓储的过程中再度涉及了土地或大面积商业物业使用的问题,艺术地产的时代就要开启了。

时下,有关艺术品的网站大多都开设了书法交易的平台,其交易方式主要有:一是网上拍卖,例如嘉德在线和易趣网等,将作品确定最低价,然后进行在线拍卖,成交通常价格较低。二是网上直接买卖,作者将作品交给网站,卖出后分成。三是将画廊开在网上。一些画廊往往都开设自己的网站,通过网站来宣传藏品,进行远程邮购或直接买卖。网络虽然存在诸多交易优势,但时下各网站大多停留在浅层次的交易方式上,相关运作没有开展起来,因此交易不胜理想。

王从卉表示,当代水墨市场是个动态的过程,还需要不断梳理、开发,年轻艺术家还在不断创作,他们中肯定有一些艺术家会留在当代水墨史上,需要市场和藏家不断跟进,各种可能性都存在。对于真正的藏家来说,介入当代水墨是个很好的机会,遇到又一波热潮和机遇,需要具有抓住机遇的敏感性和决断力,而抓住机遇的关键需要全盘关注,在持续关注和发现过程中,找到其中的潜力股。

于是乎我们看到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各大拍卖公司都开始办文化讲座,力求增强文化在普通民众中的影响力,来冲破市场往前发展所遇到的天花板。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说:“因为我们重视电商,我们重视私洽,重视发展其他行业,重视发展珠宝、油画、古董多元化,我们摩托车也在拍、汽车也在拍,包括冬虫夏草也在拍。”种种举措都意在供给买家一些真实的、有价值洼地的和有未来增值空间的东西,来吸引更多的新买家进入,这个东西占的比例不一定很高,可能就是几千万,几百万,但是带有未来的潜力,比如当代水墨、玉雕、珠宝、首饰都有未来的潜力。

二、画廊和古玩店铺

当代水墨频繁出现在拍卖市场,成为2012年艺术品市场的亮点,北京荣宝拍卖一直致力于推广中国当代书画,早在2005年就推出“中国书画风貌”的拍卖,其总经理刘尚勇表示,当时推出的很多画家的作品在今天价格已经非常高了,有的画家几千元一平尺的作品,现在已经涨到了几十万元一平尺。“这些作品价位太高,很多人买不起,逐渐变为一个小众市场,我们不得不增进一些新人。70后、80后年轻画家创作了一些非传统的水墨画,他们不受传统审美观念局限,在当代观念支配下,借助水墨表现形式,表现出当代人的思想、审美情趣和观念。”刘尚勇说。在市场调整时期,艺术品拍卖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市场和藏家都期待出现新的内容和面孔,因此很多拍卖公司另辟新径,开发新的板块,新水墨自然成为各大公司关注的焦点。

今年拍卖市场有一个现象是参与人群有变化,苏富比50多件拍品有将近十个国家的人竞投,有的是委托,现场也有老外坐在里边,这是原来少见的。还有一个变化是藏二代收藏取向在变化,过去老的收藏家基本收传统中国书画、古代、近现代为主,也是研究这些品类的,这次就发现有一个藏家的后代买了三件当代水墨,这就是一个很可喜的变化,最近很多藏家的后代进入这个圈子,他们的兴趣基本上跟父辈不一样,买的作品是当代,这一代收藏应该引起广泛的关注。

就艺术性来说,中国书法和中国画一样是中国所特有的,是开在中华文化土壤上两朵绚烂的奇葩。中国书法的可读性和艺术性无疑是居家装饰的良好选择;中国书法的抽象性甚至启迪了西方现代派艺术。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逐步增长,中国的书法所具有的特殊魅力必将为更多人认识,也能逐步达到外国人更多的喜爱。但是市场从来是开拓出来的,人们越早介入,随着市场的升温,其未来的回报也将是最丰厚的。那么,我们该如何来启动它?

在拍卖场上,香港及内地主要的拍卖公司在前几年都将这些作品列入当代书画中进行拍卖,或者将一些数量有限、具有当代观念的水墨作品归类到以油画为主的当代艺术专场中进行拍卖。即便在今天,当代水墨或新水墨也没有明确的界定和标准,是一个宽泛的水墨概念,具有更大更广的内涵,在拍卖场上属于一个综合性比较强的门类。

“画不如书”

一、更多的中介机构介入势在必然

新水墨的收藏群体尚不稳定,即便名家作品,仍旧以中低价位的作品作为市场主流,高价位元作品较少。比如,在2012年春拍中,谷文达的作品在香港苏富比和中国嘉德开创新高,然而,在秋拍中,北京保利上拍的两件谷文达作品都因估价过高而流拍。

拍卖产业多元化

目前,随着中国经济实力逐步增强和人们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中国书画、油画、瓷器等诸多中国艺术品以拍卖和画廊、店铺、私下等多种交易方式成交得如火如荼,仅通过拍卖交易一项,2004年达到57亿元,是2003年25亿元一倍还多。据文化部有关部门统计,2004年中国艺术品的交易额大约在300亿元左右,被许多学者称之为中国文化核心的中国书法在其中占有多少市场比重呢?

北京保利也在2012年秋拍首次推出一场名为“中国当代水墨的中坚力量”的夜场拍卖,49件上拍作品,成交44件,成交率为86.27%,成交总额高达3386万元。在2012年秋拍,北京匡时也首次推出“当代书画专场”,100件拍品全面呈现当下水墨景观,既包括当代水墨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也涵盖了年轻新锐艺术家的水墨作品。

拍卖行的圈地运动

西方艺术市场的活跃核心在于中介机构多,且规范运作。通常的运作方法是中介机构与艺术家签约几年,每年经费包干买断该艺术家全年的作品,该艺术家不得再与其他人或机构进行交易,艺术家只管创作,不管作品销售。中介机构负责宣传、展览和出版等各种有利于提高艺术家声誉的工作。时下,中国书法市场中的中介机构可谓凤毛麟角。书家自作自卖,不但影响了书家的创作心态,花费不少时间,还让书法价格难以挺起。

而且,在拍卖市场上,当代水墨人为控制因素较大,在拍卖场上交易还需谨慎。刘尚勇告诫:“新水墨市场还将处于一个长期的培育阶段,应避免市场浮躁和刻意炒作,过度的投机和投资不可取,尤其是年轻艺术家,揠苗助长有可能将他们变成市场的牺牲品。”正因为当代水墨市场仍处在尝试阶段,让藏家瞭解当代水墨的发展脉络和市场行情非常必要。

更有藏家建造了私人博物馆,将自己手中的大量藏品放入馆中进行商业化运作,借由门票、藏品的衍生品谋取收益,虽然不能根本上缓解资金压力,却大大减轻了存储这些作品的费用。

在中国画和油画日渐受海内外人士追捧的时候,作为中国画基础和中华文化精髓的中国书法为什么不见声色。

刘尚勇表示,当代水墨的海外推广和鉴赏还面临众多困难,其中最大的障碍就在于西方人对当代水墨所受教育和理解有限,还不具备相关的鉴赏能力,尤其是单色水墨。因此,他们无法辨别各个时期中国水墨和当代水墨的细微差别,也无法找到当代水墨的欣赏语境,西方观众对水墨的理解还尚待时日。

书法市场缺乏中介机构

奥拉奥拉画廊则是一家专营凋塑和新水墨作品的香港画廊,其代理的艺术家包括黄永玉、许鸿飞、文凤仪、郝量以及其他一些市场新晋水墨艺术家。其负责人徐锦熹曾表示,他们从2007年就开始关注新水墨,当代水墨发展未必很深,但在最近几年的崛起得很快。

二、拍卖公司重视程度会逐渐加强

在当前,新水墨在学术定位上还存在争议,反对者认为其脱离传统,只是借用水墨作为工具,并不属于水墨的范畴。而支持者则相信,新水墨不仅表现了中国水墨独有的气质和传统精神,又赋予了当代观念与精神,呈现出新的面貌与形态,丰富了水墨这一语言形态的表现你,使新水墨表现出与传统中国画不同的面貌与气质。

拍卖市场如此,画廊和古玩店铺等场所情况又怎样呢?在经营国画、油画的专门画廊铺天盖地的今天,至今笔者还没有发现有专门做书法的画廊,书法在其中只是一个补充的角色;在古玩店铺里,虽然也有专门经营书法的,但大多数都以销售一些名家书法的赝品为主,销售行情自然难以与经营绘画店铺相媲美。与目前许多画廊包括很多海外机构引进国际先进的代理方式纷纷包装和代理中国画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尽管也有一些公司和画廊来代理书家的作品销售,但大多是代理目前在市场已经较为红火的少数书家,更多有潜质的书家问津者少。

中国嘉德2012年春拍首次推出了“水墨新世界”专场拍卖,53件拍品成交率高达92.45%,成交额达1377.4万元,其中有4件拍品过百万元。在秋拍中,多家拍卖公司举办了当代水墨专场拍卖,中国嘉德继续推进“水墨新世界”,44件上拍作品成交39件,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备受关注。在该专场中,以李孝萱、李津、武艺为代表的新文人画板块成绩平稳,而年轻水墨画家党震、刘琦、秦修平、杜小同等人的作品也悉数成交。

中国书法市场目前正处在一个蓄势待发时期,由于缺乏几支烈火,它可能还将持续这种现状几年,随着上述条件的逐步成熟,其燎原之势迟早会来临。

人们对书法的认识还存在偏颇

中国书法市场现状。

作为多年从事报道艺术市场的记者,据笔者观察和了解,今年以来,由于成交价格和成交率双低局面,全国各地的大型拍卖公司在今年大部分都取消了书法专场的拍卖,仅在其中穿插少量的书法作品,数量在其中大多只占百分之几。以书画拍卖见长的荣宝斋所属的北京荣宝拍卖公司在以往几乎每期大型拍卖会,都有书画专场,在今年分别于北京、南京已举办的三期拍卖会上,书画专场不见了。荣宝拍卖常务副总经理刘尚勇表示,现在书法专场之所以少了,主要在于书法的价格不高,买家追捧得也少,加之其他艺术品尤其是中国画、油画等的火暴局面,相比之下,书法对拍卖的成交量和成交率的贡献越来越少了。从今年拍卖成交来看,书法成交额占总成交额的也就是百分之几。目前进入拍卖市场的绝大多数是古代和近现代已经作古的书家的作品,当代书家进入拍卖市场频率较高主要有,刚刚仙逝的刘柄森、启功,沈鹏、欧阳中石、王镛等区区几位,其他当代书家偶然有,但是廖若星辰。与当代中国画、油画动辄百万、千万的成交价相比,他们的书法价格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最高不过几十万元,最低的只有几千。

从以上可以看出,目前中国书法的市场实质上还是一个有待启动的市场,其主要特征是: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和古玩店铺交易不规范,赝品充斥,有中介机构运作的少;作为二级市场的拍卖交易量少且不活跃;而作为缺乏监督的自由市场如私下交易和网上交易成为其主要交易方式。

当代中国书法创作存在脱离大众的审美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