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藏家出货国内买家接盘,欧美出货国内买家接盘

  中国大陆藏家收藏佛像艺术品肇始于20世纪90年代,一尊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在香港苏富比拍出天价,一件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像以2750万元成交

图片 3

  今年春拍时,各大拍卖行的佛像拍品表现突出,尤其是北京翰海佛像专场取得了100%的成交率。而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一尊明永乐铸铜鎏金释迦牟尼坐像更是刷新中国单体佛像造像成交纪录,被内地藏家郑华星以2亿港元的天价竞得。天价效应又一次成功将人们的视线吸引到佛像艺术品上来。  其实早在2006年10月,也是在香港苏富比,也是一尊明永乐铸铜鎏金释迦牟尼坐像,凭借1亿港元的成交价也曾轰动一时。事隔7年后,另一位内地藏家打破了这个记录,不得不说,历史是如此惊人得相似。就因为相似,所以在欢欣鼓舞的同时,也有人开始担心,接下来会像2006年的经历一样,在佛像市场出现一个高峰,由于虚火过旺而停滞。那么中国的佛像市场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这次的佛像市场是否会迎来另一个高潮?
  中国藏家纵横海外拍场
  其实,算起来中国藏家的佛像收藏史并不长。以前国外藏家比较关注佛像板块,美国佳士得、苏富比从20世纪60、70年代就开始做佛教艺术品的专拍,并把藏传佛教艺术品放在印度和喜马拉雅板块,把中原佛教艺术品放在瓷器杂项板块。当时收藏佛教艺术品的藏家以外国人为主,拍场难觅华人藏家踪影。直到20世纪80年代,格局发生变化,除了日本人的加入外,新加坡和台湾藏家从此时也开始收藏佛像。
  中国大陆藏家收藏佛像艺术品肇始于20世纪90年代,1994年,北京翰海就上拍两三件佛像。2003年左右,大陆出现一批藏家开始收藏佛像,到2004年,翰海拍卖开始做佛像专场,自此以后,国内佛像市场开始活跃起来。并且海外佛像开始回流,中国人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海外拍场,并形成一股潮流,延续至今。
  目前,佛像海外回流的途径主要是拍卖,比如德国纳高、瑞士的科勒、法国佳士得、苏富比、伦敦苏富比。除此之外,还有美国纽约每年3月的亚洲艺术周,佛教艺术品的销售十分火热。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两次佛教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都是香港苏富比创造的,但是香港的佛像市场并不理想。以香港苏富比为例,从2000年至今,上拍的佛教造像总数只有100余件,除了2006年、2007年上拍比较多以外,其他年份上拍数量非常少,有时只有一两件,成交率也并不高。北京翰海拍卖佛像法器部主管一西平措分析道:“对于香港地区的拍卖行来说,佛教艺术不是主力,这方面的资源缺乏,就算征集到作品,也因为不熟悉而没有办法用专业的表述向客户介绍作品,加之他们对价格也不太了解,不知道估价多少,所以上拍量越来越少。2006年的时候比较特殊,当时S
Markbrei提供给香港苏富比一批永乐、宣德时期的佛像,流传有序,全部经市场验证过的,有基本的价格参照,所以他们当时拍得很多。”
  高古佛将成新热点
  虽然金铜佛像因为两次的天价成交而扬眉吐气了一把,但事实上,近年来金铜佛像的整体价格走低,即使每年都在涨,速度也比较慢。经营佛像的古董商们对此满腹委屈,因为瓷器等观赏实用器尚可动辄上亿,皇帝曾经用来礼拜的佛像却价格平平,超过千万的都不多。一方面是因为赝品的出现,另一方面,2006、2007年以前,大部分人对佛教艺术品没有认识,经过几年的推广,大家慢慢认识到佛教艺术品内在的价值,所以这个市场开始理性、稳步发展。随着各大拍卖行,比如翰海、匡时、保利做佛像艺术品专场,整体的市场需求和上拍量在扩大,价格也有了很大增长潜力。值得欣慰的是,佛像市场具还没有被基金荼毒。一西平措分析道:“第一,佛像市场份额比较小;第二,这个市场不容易控制,几个权威的收藏家没有达成共识,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接受基金,因为基金要求的回报率过高,其进入当代油画、近现代书画后都是把市场炒高了以后,他们赚了钱,然后把灾难留给受众。作为佛教从业者,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
  一些古董商认为佛像市场的价格将在2015年到达顶峰。一西平措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认为,现在在国内,佛像市场应该是第二阶段的起步阶段,佛教艺术品的长远发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如果每个阶段分ABC三个阶段的话,那一共是12个段,一直可以持续到15年――20年以后,市场会一直上升。目前市场只是第二阶段的A阶段,第一阶段的盲目投资,在佛教艺术品方面的素养稍微弱一些,第二阶段,藏家艺术审美和自身的素养都提高了,自然而然就会去规划收藏。
  中国的佛像收藏处于起步阶段,不仅人数少,也不如国外收藏家成熟。不同于书画等品类的藏家群体庞大,目前收藏古代佛像的藏家人数比较少。据一西平措了解:“目前,国内有实力、以收藏为最终目的系统性藏家应该不超过9位,而拥有超过100件精品的藏家只有5位左右。”而国外藏家多从艺术欣赏角度出发,审美水平比较高,主要收藏密宗或者藏系佛像,因为藏佛表情丰富,动感十足,艺术性强,尤其是忿怒相,脸部表情、眼睛、牙齿、舌头的铸造都非常难。而且,尽管外国藏家也会出售藏品,但是当明确自己要什么的时候,他们会高价冲击市场。比如2012年12月,在巴黎佳士得,埃森肯纳茨以超过估价45倍的7000多万元竞得一件13世纪木雕观音像。在他看来,中国瓷器、字画都已高达数亿元,而代表华人文化艺术与核心精神的佛教精品却低迷未振,这是极反常的现象。
  与之相反,中国藏家容易跟风,喜欢收藏富丽堂皇的鎏金佛,尤其是宫廷佛像,看起来富贵华丽,可以彰显自己的地位、实力。尤其是在2006年的时候,藏家追永乐、宣德佛像。永乐和宣德这一类的宫廷造像虽然有代表性,但是不是佛教艺术史上最好的。而且他们收藏是为了在升值之后转手出售。因此一西平措认为市场需要抑制永宣佛像的过高过热,即将到来的翰海秋拍也会加大对高古佛的学术推广。
  其实,随着认知的加深,内地藏家不再只钟情明清佛像,因为传世量太大,而且过于求精致华丽,在韵味上有所缺失,古意不浓,没有佛应该有的慈祥和韵味,其中有一批藏家不喜密宗的霸气,也不爱宫廷的华丽,独钟情于文雅和神韵。因此他们会慢慢收入以神韵取胜的高古佛像,以替换掉手中的明清佛像。但是有古董商们担忧,因为高古佛像比较罕见,传世量有限,价钱较高,行家虽然手持高古佛像,但一般不会出手,因为需要样板作为参照来构建自己的认识体系。而且国家对高古文物有一定的限制,没有办法普及。

图片 1

图片 2

  10月8日,一尊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在香港苏富比拍出天价,将佛像拍卖热推向新的高潮。这尊海外回流的艺术品以2亿港币成交,由内地买家郑华星竞得。业内为之一振,欧美藏家纷纷出货,国内买家踊跃接盘,永宣佛像是否已到出手买进时刻?
  国内买家独爱永宣
  佛教造像作为一种雕塑艺术,素有高古佛像和明清佛像之分。依据各个朝代信奉的佛教门派之分,高古佛像指明清以前朝代的佛像,称汉传佛像,留存下来的以石佛居多;明清佛像则称藏传佛像,存世的以鎏金铜佛卖价最高。
  近年来,明清金铜佛像在香港和内地拍卖市场屡创天价。2004年秋,一尊15世纪大威德明王鎏金铜像在香港佳士得拍出1800万港币;2005年北京翰海秋拍,一件明铜药师佛坐像以1100万元人民币成交,创下内地拍卖市场佛像成交最高价;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一尊明永乐鎏金释迦牟尼坐像又以1亿港元的天价拍出,一对明宣德鎏金铜金刚舞菩萨立像则以5355万港元成交;2007年匡时春拍,一件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像以2750万元成交;2009年北京翰海春拍,一件明代铜鎏金青龙护法神立像以2576万元成交;2010年,一件清康熙大成就者嘎巴拉铜像在北京翰海秋拍以1792万元成交。今年苏富比香港秋拍,明永乐鎏金铜佛终于突破2亿港元。
  在国内佛像拍卖市场,金铜佛像作为藏传佛像,占到九成以上的交易量。明清金铜佛像又分为宫廷造像与西藏民间造像,其中明代永乐和宣德年间的宫廷造像“永宣佛像”尤为目前国内藏家和投资人看好。
  明清宫廷造像之所以受青睐,其原因一是沾有“皇家”血统。国内拍场上,凡与宫廷有关的古董价格都很高;二是明清两个时代与今较近,审美趣味相通,存世量相对较多,可供选择的余地较大。
  明清两代佛像中明清的宫廷造像也称“北京造像”。明代宫廷造像铸造集中于永乐、宣德两朝,当时宫廷专属的造像机构称“佛作”,归“御用监”管理,主要制作藏式佛像以馈赠蒙藏地方的官员僧众。据业内资深学者黄春和介绍,永宣两朝造像主要特征是造像躯体浑厚,造型敦实,体态优美大方,面相宽平,双目平直,衣纹都采取内地传统的写实手法,有较强质感。佛像头饰螺发,身着袒右肩袈裟,菩萨戴发冠和梳发髻,上身饰网状的璎珞,下身着长裙。工艺上采取内地传统的失蜡法铸造,胎体厚重,表面镀金处理,金质纯厚,亮丽悦目。莲座处都有封藏,固定座底封盖为剁口法。造像上分刻“大明永乐年施”和“大明宣德年施”铭款,一般在莲花座台面正前方,都是从左至右的顺读形式。造像一般用黄铜铸造,后世仿品多用红铜,永乐造像藏式风格较多,宣德造像中原艺术因素较多,永乐造像一般比宣德造像精细,永乐造像的价格大都比宣德造像要高。
  海内外市场“热像”不同
  对于国内藏家专注明清藏传鎏金佛像的现象,专家指出,对早期汉传佛像艺术价值认识不足,是导致明清佛像火热而早期汉传佛像乏人问津的根源。海外市场则不同,很多西方的佛像藏家更看重的是佛像本身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外表靓丽与否则在其次。由于拍卖市场审美品位的差异,中外佛像拍卖市场“热像”迥异。
  近年来,也称汉传佛像的高古佛像,如北魏、北齐、隋、唐时期的石雕佛像,曾经主导欧美拍卖市场。这些高古佛像历经千年以上的风雨侵蚀和兵荒马乱,尤其是北魏、北周和唐武宗会昌年间出现的三次灭佛运动,存世稀少,其中精品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大量盗运海外。在海外拍卖市场上,一件以71万美元成交的石灰岩佛头,体量硕大,高50厘米,背光半残,是罕见的唐朝石造像,相传是河南龙门石窟遗失佛头;另一件高53厘米的北魏石灰岩壁击鼓飞天残片,以105万美元成交,有专家认为此件飞天石像也与龙门石窟的造像风格相似。
  对比国内外两个市场,国内专家并不讳言:海外佛像市场比内地成熟,相比很多国内买家偏重投资的价值取向,国外藏家青睐佛像本身的绘画艺术和雕塑艺术,更注重佛像深远的宗教精神内涵。
  永宣铜佛已被推向亿元高位,这种热度能否延续,众说纷纭。但有一个现象客观存在:现今欧美藏家正在大量送拍永宣铜佛,争相出货,内地买家则在踊跃接盘。
  对此,北京翰海佛教艺术部主管一西平措认为,当年的老藏家现已年迈,有的可能已去世,他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收藏时,佛像的价位非常低,现在可能上涨了几十倍上百倍,而他们的后代却未必喜欢这些东西,价位合适,他们自然愿意拿出来拍卖。
  此次鎏金铜佛的明星买家郑华星也表示,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不少欧洲大家族受到冲击,他们不得已变卖祖宗藏品以应对;另外古董商和投资者看到中国艺术品市场勃兴,对佛像艺术品的需求量加大,当然会陆续出货。
  截至目前,鎏金铜佛的两个拍卖天价都是内地买家创造的,而其竞拍的动因都很耐人寻味。
  厦门的蔡铭超在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时以1亿港元拍得明永乐鎏金释迦牟尼坐像。他说:“对于这尊佛像本身来说这个价格不算高。大英博物馆藏的甚至还要略小一点,就价格来说它没有任何参考系数,不需谈高或低。它是金身佛像,里面藏有20多卷经文,而且从来没有打开过,除了历史、艺术价值外,还代表着一种虔诚的信仰,信仰无价。”当时他表示打算建个庙宇把佛像供起来,不想拿去炒卖。
  如今郑华星破了蔡铭超的纪录。谈到铜佛的价值,他认为与他之前收藏的上百尊佛像相比,单从美学角度分析,
他得到的这尊佛像确实不见得更高超,“请这尊佛像,我一开始就做好打算,不是收藏也不是投资,而是供养,希望唤起的是人们对大善大美的追求。我想,如果收藏佛像纯粹为了逐利,那是非常不可取的,因为一方面,并非每一尊佛造像都具有那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内涵;另一方面,传世的佛像艺术品数量确实不多,非常考验眼力,决不可贸然冲动进入。”
  

金刚萨埵菩萨像 大明永乐年施

图片 3

莲花生大师像 清代

国内买家热衷永宣佛像

佛教造像作为一种雕塑艺术,素有高古佛像和明清佛像之分。依据各个朝代信奉的佛教门派之分,明清以前朝代的佛像,称汉传佛像,留存下来的以石佛居多;明清佛像则称藏传佛像,存世的以鎏金铜佛卖价最高。

近年来,明清金铜佛像在香港和内地拍卖市场屡创天价。2004年秋,一尊15世纪大威德明王鎏金铜像在香港佳士得拍出1800万港币;2005年北京翰海秋拍,一件明铜药师佛坐像以1100万元人民币成交,创下内地拍卖市场佛像成交最高价;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一尊明永乐鎏金释迦牟尼坐像又以1.166亿港元的天价拍出,一对明宣德鎏金铜金刚舞菩萨立像则以5355.12万港元成交;2007年北京匡时春拍,一件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像以2750万元成交;2009年北京翰海春拍,一件明代铜鎏金青龙护法神立像以2576万元成交;2010年,一件清康熙大成就者嘎巴拉铜像在北京翰海秋拍以1792万元成交。今年苏富比香港秋拍,明永乐鎏金铜佛终于突破2亿港元。

在国内佛像拍卖市场,金铜佛像作为藏传佛像,占到九成以上的交易量。明清金铜佛像又分为宫廷造像与西藏民间造像,其中明代永乐和宣德年间的宫廷造像“永宣佛像”尤被目前国内藏家和投资人看好。

明清宫廷造像之所以受青睐,其原因一是沾有“皇家”血统。国内拍场上,凡与宫廷有关的古董价格都很高;二是明清两个时代与今较近,审美趣味相通,存世量相对较多,可供选择的余地较大。

据业内资深学者黄春和介绍,永宣两朝造像主要特征是造像躯体浑厚,造型敦实,体态优美大方,面相宽平,双目平直,衣纹都采取内地传统的写实手法,有较强质感。佛像头饰螺发,身着袒右肩袈裟,菩萨戴发冠和梳发髻,上身饰网状的璎珞,下身着长裙。工艺上采取内地传统的失蜡法铸造,胎体厚重,表面镀金处理,金质纯厚,亮丽悦目。莲座处都有封藏,固定座底封盖为剁口法。造像上分刻“大明永乐年施”和“大明宣德年施”铭款,一般在莲花座台面正前方,都是从左至右的顺读形式。造像一般用黄铜铸造,后世仿品多用红铜,永乐造像藏式风格较多,宣德造像中原艺术因素较多,永乐造像一般比宣德造像精细,永乐造像的价格大都比宣德造像要高。

海内外市场热点有区别

对于国内藏家专注明清藏传鎏金佛像的现象,专家指出,对早期汉传佛像艺术价值认识不足,是导致明清佛像火热而早期汉传佛像乏人问津的根源。海外市场则不同,很多西方的佛像藏家更看重的是佛像本身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外表靓丽与否则在其次。

近年来,也称汉传佛像的高古佛像,如北魏、北齐、隋、唐时期的石雕佛像,曾经主导欧美拍卖市场。这些高古佛像历经千年以上的风雨侵蚀和兵荒马乱,尤其是北魏、北周和唐武宗会昌年间出现的三次灭佛运动,存世稀少,其中精品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大量盗运海外。在海外拍卖市场上,一件以71.2万美元成交的石灰岩佛头,体量硕大,高50.2厘米,背光半残,是罕见的唐朝石造像,相传是河南龙门石窟遗失佛头;另一件高53.4厘米的北魏石灰岩壁击鼓飞天残片,以105.92万美元成交,有专家认为此件飞天石像也与龙门石窟的造像风格相似。

对比国内外两个市场,国内专家并不讳言:海外佛像市场比内地成熟,相比很多国内买家偏重投资的价值取向,国外藏家青睐佛像本身的绘画艺术和雕塑艺术,更注重佛像深远的宗教精神内涵。

永宣铜佛已被推向亿元高位,这种热度能否延续,众说纷纭。但有一个现象客观存在:现今欧美藏家正在大量送拍永宣铜佛,争相出货,内地买家则在踊跃接盘。

此次鎏金铜佛的明星买家郑华星表示,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不少欧洲大家族受到冲击,他们不得已变卖祖宗藏品以应对;另外古董商和投资者看到中国艺术品市场勃兴,对佛像艺术品的需求量加大,当然会陆续出货。

永宣佛像在国内还有上升空间

“以瓷杂件来说,永宣年代的东西都是顶尖的。国内藏家更热衷于明清年代的佛像。”据东莞知名藏家何志坚介绍,按照同类型的比较,永乐、永宣的花瓶,苏富比永乐,永宣的花瓶,去年有一个梅瓶拍到了1.6个亿,说明永宣当年的艺术价值很高。那么佛像的艺术价值也是相等的,现在永宣佛像国内拍1000多万常见,国外市场永乐的佛像也有1000多万,这样的艺术等级,价格上还是有空间的。

何志坚说,由于宗教题材,佛像类没有永宣的陶瓷大罐、碗受更多人接受和追捧。随着对宗教的认知,价格应该要回升的,具体回升多少,要看市场,还要看国内的实际情况。

谈到欧美收藏佛像不同的审美方向,何志坚说,从审美观来说,欧美更注重唐代、宋代雕塑类的佛像,国外对于中国永宣当时的艺术含量、历史价值研究的不是很深。例如永宣年代的皇帝用怀柔政策把佛像送给藏区的首领。这些历史事件,好多老外不知道,没有国内藏家看得重。

“现在永宣的陶瓷市场价位都过亿,艺术地位顶级的佛像类大件的50、60公分的都过亿了。”何志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