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于一个父亲的爱和对梦想的坚守,扬眉吐气的音乐剧

这次也可以在《钢的琴》中感受到三宝多变的音乐能量,小女儿练琴没有钢琴,陈桂林为给女儿买钢琴向朋友借钱而不得

图片 3

音乐剧《钢的琴》迎百场

时间:2013年07月15日来源:新京报作者:陈 然

图片 1

《钢的琴》选用了东北二人转、民间小调等。 主办方供图

  去年底,由音乐人三宝与编剧关山联手打造的音乐剧《钢的琴》首演,此后该剧在全国三十多个城市巡演。7月18日至21日,《钢的琴》将再度登陆北京保利剧院,迎来百场演出。

  音乐剧《钢的琴》改编自张猛导演,王千源、秦海璐主演的同名电影,以黑色幽默的方式表现了当代下岗工人的生活处境。该剧讲述了钢厂工人陈桂林下岗后为维持生计,组建了一支婚丧乐队。前妻小菊离他而去,女儿提出谁能给买一架钢琴就跟谁走。于是,陈桂林和工友们在破败的工厂厂房中开始手工打造钢琴。

  与电影原版注重刻画父女情深不同的是,音乐剧版《钢的琴》将陈桂林与前妻、现女友的情感纠葛提为主线,增加了情节的冲突性。剧中十多个唱段为三宝创作的新歌,此外还选用了前苏联歌曲、东北二人转、民间小调、西方重金属乐等丰富的音乐类型。习惯了三宝式的抒情感伤曲风的观众,这次也可以在《钢的琴》中感受到三宝多变的音乐能量。

  本轮《钢的琴》在北京保利剧院的演出,票价上进行了大幅下调,四成低价票分布在30元、50元和100元。本轮巡演完毕,该剧还将于今年10月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并参评第十四届文华奖。

  声音

  我们用了东北二人转和民间小调的方式去表现其中的一些段落。我们有一个演员有过二人转经历,他说有的地方不是纯粹的二人转,我说我不是要写纯粹的二人转,我只是用二人转的方式去表现一些东西。口述:三宝

《钢的琴》是2011年获得良好口碑的一部国产电影,讲的是东北某钢厂濒临倒闭,下岗工人陈桂林为小女儿自造“钢琴”的故事,由张猛编剧导演。这部作品最近被关山改编为音乐剧,1月12日至16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由三宝作曲、王婷婷导演、胡磊形体设计、王琛舞美设计,制作人雷婷,孙博、杨柳、朱席帅华等担任主要角色。

图片 2

大幕未开,是陈桂林小女儿独坐台前,妈妈小菊因生活困难跟有钱人走了,光鲜回家又争夺女儿的抚养权。安静的舞台没有音响,像是话剧表演。陈桂林带领的婚丧乐队开始唱歌奏乐,是些老掉牙的苏俄音乐。小菊闯入,冲突开始,小菊数落陈桂林太穷没有条件带好孩子,小女儿练琴没有钢琴。于是,陈桂林下定决心,发动老朋友,自造一台钢琴,保住女儿抚养权。工友们回到车间,载歌载舞,开始造钢琴。

不同于如今泛滥的商业电影,钢的琴的艺术性来源于它的剧作本身,来源于人物的展现,也来源于镜头给人带来的感受。电影全篇都以一种清冷色渲染,与90年代东北的冬季完全相融合,同时这种在现代看来青黄的色彩更能引起我们对当时那个年代的追溯和回忆。张猛导演和编剧的双重身份使得他能够完整地给观众展现出自己所想要真正表达的情感和内心。他用一种即幽默又悲哀的手法表现底层小人物的善良与温情,同时也给世界展现了90年代中国式小人物的生活状态。

舞台叙事跟电影差不离。汪工程师想要保住工厂,要工友签字盖手印联名上书;陈桂林则以此为交换让汪工画图纸造钢琴。大家相互帮助、齐心协力,战胜了无数困难,终于在车间造出一台弹不成调子的钢琴。奇怪的是,当小女儿坐上去,却弹出优美的巴赫旋律。于是大家劲歌狂舞,直抒胸怀,唱的是人民群众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天下也没有吃不下的苦头!历经生活曲折,大爱终将化解矛盾。

钢的琴来自于一个父亲的爱,陈桂林(王千源饰)或许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但是他一定是一位优秀的父亲—电影所讲述的整篇故事便是围绕着为了不让女儿小元离开自己、选择跟他的前妻小菊生活而想要一架钢琴展开,不论是组乐队挣钱还是偷钢琴乃至后面的自己制作钢琴,这些都是陈桂林为了不让女儿离开自己而做出的种种努力。电影中陈桂林给小元钢琴班的老师送护肤品的这个细节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对于一个家徒四壁,连妻子也因为自己没钱和卖假药的在一起的男人来讲,护肤品这样子的一个女性用品他都能够想到,不可谓不用心。这也正是突出了一个本是大大咧咧的东北男人,为了自己的女儿的细心的极其巧妙的对比。钢的琴也来自于对梦想的坚守。这个梦想不仅仅是陈桂林自己的,也是女儿小元的,甚至还是淑娴(秦海璐饰)的。小元说父母二人谁能给她买架钢琴她就跟谁,这何尝不是对音乐的深深地喜爱和痴迷?淑娴帮忙制造钢琴是否也不仅仅是出于对桂林的喜欢,是否也出于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对同样喜爱音乐的人“同病相怜”心理的影响?电影中陈桂林和小元一起弹奏没有声音的假钢琴时的场景十分能触动我的内心:这是一种纯粹的,对于音乐的渴望和喜爱,像是贝多芬一样在琴声之中逆行,那架钢琴是否可以发出声音在那一刻也不再重要,最美的声音在他们的心里,而不再是钢琴本身。

音乐剧《钢的琴》人物众多、情节生动、戏剧饱满结实,充满当代生活气息。舞台剧省略了电影中偷钢琴等不少情节,增加了许多娱乐、诙谐的场面。戏剧快速切入制造钢琴的主题。台上多次使用陈桂林婚丧乐队的表演,歌舞演故事自然流畅,表演着力塑造人物,毫不扭扭捏捏、装腔作势。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音乐剧,即便是看过电影《钢的琴》,也会被舞台表演所吸引。被那些妙趣横生的情节、引人发笑的对白、令人心酸的处境所吸引。

图片 3

《钢的琴》舞台创作表演完全达到电影的深度、可信度,更展现出舞台剧现场表演的魅力。主要人物陈桂林的丑角表演在舞台上被彻底夸张了,淑娴、小菊、王抗美、汪工、季哥、二姐夫等等各个银幕人物,在音乐剧的舞台上活灵活现,难见一个角色呆板。即便歌喉并不动听,人物却是准确生动、真实感人。

除了所展现的父爱和对梦想的追逐和坚守。电影中也表现出了小人物的社会生活状况:陈桂林为给女儿买钢琴向朋友借钱而不得,这种四处借钱碰壁,最后甚至连朋友都一个个的躲着避着的尴尬场面实在是对当时大社会的真实刻画。然而在当时的那个社会环境下,对于一群生活匮乏的下层小人物而言,借钱实在是一个让人敬而远之而又尴尬的问题,然而若说帮忙的话,每个人又一定是鼎力相助的。于是我们看到的接下来所发生的故事:陈桂林的朋友们都尽力而为,为这个用钢琴挽留女儿的朋友提供自己的所能支出的力量。这是属于底层人民的善良和情义。二姐夫那样“连上班都不敢迟到的人”也能为了小元去偷琴,承诺过再也不偷东西的昔日的小偷也不惜打破自己的诺言帮陈桂林拿到钢琴的零件,断了胳膊的胖头用一条胳膊也要帮忙出力,季哥在被警察带走前也不忘完成自己的任务…这样一群“没钱就出力”的朋友,使得电影处处都透露出满满的温情感和十足的人情味。

音乐剧《钢的琴》用的是现场伴奏,电声加管弦小乐队。音乐是摇滚、爵士混合民歌、流行歌曲与革命歌曲,色彩丰富、热闹非凡。音乐紧贴戏剧,表达人物情感、制造剧场气氛,戏剧性抒情性兼备,有情绪、有张力,有庄重、有幽默。尤其二人转风格的歌舞说唱,音乐有声有色。

在电影的美学方面,钢的琴运用了十分隐蔽的对比。电影的开头和临近结尾部分都用破旧的工厂作为背景,开头时的陈桂林和前妻小菊争抢女儿以及后部分心灰意冷主动把小元让给小菊,深刻反应了人物内心的心理变化。同时,电影中淑娴知书达理,懂俄文,会弹琴,热爱艺术热爱音乐的贫穷和小菊目不识丁,没有文化的富裕形成了一组让人印象深刻的对比。这种金钱和知识,庸俗和文艺对比的存在是张猛导演对于当时社会部分金钱至上的人群的讽刺。电影中细节部分无一不笼罩着浪漫的氛围:陈桂林和小元弹奏没有声音的假钢琴,淑娴和陈桂林喝醉后在路边兴致勃勃的唱着歌,汪工在挽救要被炸掉的烟囱时说的那段话。这种文艺浪漫的气息完美的融入在90年代平凡的世俗生活中,丝毫不显矛盾。

音乐剧《钢的琴》的舞蹈与戏剧水乳交融,绝不搞舞伴歌、舞伴戏的形式主义。车间工友造“钢的琴”的工种劳动歌舞,陈桂林遇淑娴的歌舞段落编排十分精彩,歌、舞、戏完全融为一体。与许多百老汇经典大戏的歌舞编排比较,也毫不逊色。

而演员王千源,秦海璐等人自然完美的演技同电影中画面的美丽渲染在一起,共同塑造了这样一部现实主义的作品,又从中飘散着浪漫的文艺气息。张猛导演完整的将平凡的世俗和浪漫的文艺结合起来,为我们展现了90年代一个小人物为了梦想努力的奋斗,长久坚守的故事画面。

音乐剧《钢的琴》的舞美写实,背景以车间和工厂大门为主,加各种临时场景,为舞台表演提供了大小不同、灵活机动的表演空间。灯光有效、服装得体,舞美写实风格忠实于现实主义原则,为这部中国当代城市题材音乐剧的真实性与舞台魅力增色不少。

音乐剧《钢的琴》显示出文学剧本坚实基础的重要性,显示出舞台艺术源于生活的硬道理,显示出现实题材舞台展演的潜力,更显示出人性关怀的强大威力。北京观众与音乐界人士看《钢的琴》,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感觉中国音乐剧戏剧突然成熟起来。舞台戏剧、人物表演充满内涵,熠熠生辉、光彩照人。满台小人物个个可爱,现实主义与现代派混合一气,却没有一点生硬痕迹。音乐戏剧的人性关怀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实现了娱乐性与艺术性、思想性与大众性的完美统一,让中国观众与音乐剧同仁扬眉吐气。

音乐剧《钢的琴》有一流的戏剧、丰富的音乐,不足之处是缺乏一段过耳不忘的旋律,缺乏作曲家曾创作的音乐剧《三毛流浪记》主题歌那样提纲挈领的音乐主题。修改的办法是删繁就简,提炼个性鲜明的音乐段落,加以贯穿形成主题歌曲。词不在复杂必须穿透人心,曲不在大小必须性格独特。当然,这要求编剧导演的配合,更需要演员把现有的歌曲演唱到位。而不只是唱出人物、唱出情绪,还须唱出乐感、唱出魅力,唱得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这部音乐剧下一步将进行全国巡演,可以边演边调整,修改曲与词,精益求精。如果歌曲修改成功,《钢的琴》将是新世纪中国音乐剧原创经典剧目。总之,好戏多磨!

责任编辑: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