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工笔画家刘明孝,画家章先怀精心绘制的40余幅国画作品将呈现在市民眼前

其画作不仅多次在国家级比赛中获奖,艺术家,已不仅是熟练的技术层面

图片 4

庄周梦蝶,在现实与梦幻之间。由市委宣传部、市文联、慈溪日报社、市广播电视台主办的“意·想——章先怀画展”,7月18日-8月17日在我市陈之佛艺术馆举行。届时,由画家章先怀精心绘制的40余幅国画作品将呈现在市民眼前,为大家带来国画饕餮大餐。

 

匠人不难,匠心不易。

  章先怀,1975年生,浙江诸暨人,笔名含章,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将军书画研究院艺委会副主任,并入编中国美术家协会大字典。他的画作个性独特、画幅巨大、艺术风格鲜明,在继承传统工笔花鸟画的基础上求破创新,不仅很好把握了传统工笔花鸟画的笔墨韵味和形式美特点,而且还融合了多种描绘手段于主题意境的创造中,使作品富含梦幻般的浪漫情怀。其画作不仅多次在国家级比赛中获奖,作品《正气歌》还被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收藏并称誉为“一幅无与伦比的画”,作品《澜》被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杨澜收藏。

初识章先怀是在十多年前,那时他28岁,却已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不久,他送来了十多张画作请我鉴赏,他的作品个性独特,画幅巨大,艺术风格鲜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匠人,必定要具备某种熟练的“技术”或“技能”。

  此次展览的主题为“庄周梦蝶”,恰如其分地表现了章先怀画作的特点。辛弃疾《兰陵王·己未八月二十日夜》有词云:“寻思人世,只合化、梦中蝶”,章先怀的国画作品则用艺术语言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寻思人生”,表达艺术家对现实、社会、人生的哲学思考。中国画研究院执行主编张士增曾评价他的画说:“那意境是一种幻想中产生的真实,细微中组合的整体,那是一种不可能有人存在但是可以让人感知的世界,又是一种只可以感知但却无法破坏的自然。

章先怀的工笔重彩是对传统工笔画鸟画的继承和创新,其大尺幅的宏大巨制,无论是构图、线条、色彩及艺术家赋予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所要表达的意境,都体现了艺术家的艺术水准和创作实力,与传统的工笔花鸟相比,已在继承中展示了其独特的创新。近一两年来,章先怀对传统中国画有了更多的探索,在原有的创新基础上他运用不同的笔墨手法和不同的技法呈现出更具个性的创作风格,以独特的艺术语言不断超越自己。

匠心,则意指巧妙的心思。

 

艺术之路之艰辛、其中之付出唯艺术家自知。章先怀是一位勤奋与刻苦的画家,他的作品常常是一个月、半年、甚至是一年画一张,在当代艺术家中,章先怀是一位怀着对艺术的虔诚,默默耕耘、孜孜不倦的追求者。如果没有对艺术执着的坚守,没有全身心的投入,没有对名和利的淡泊,是很难做到的。

用巧妙的心思创造出来的器物,已不仅是熟练的技术层面,还要灌注匠人的全部精神。

图片 1

“庄周梦蝶”,这是我对章先怀作品的理解。章先怀的作品无论是早期的《悠风索绕含乡情》、《和气苏醒》、《生命与自然》、《和谐自然》,还是近期的《澜》、《网》、《临》、《舍》、《多》、《滴》,都是怀有一种梦幻中的浪漫主义情怀,作者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如同庄周梦蝶,身份在相互转换中其作品似乎要表达一种对现实的认知,但其意境的呈现却是浪漫的梦幻。辛弃疾《兰陵王·已末八月二十日夜》词:“寻思信世,只合化、梦中蝶”。用艺术语言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寻思人世”,这也许是章先怀内心所要表达的他对人生的哲学思考。

从传统手艺,到现代工业,这份匠心,并不因时代推进或技术变革而消失。

用艺术语言来表达艺术家对现实、对社会、对人生的哲学思考,我认为,这就是艺术家的本质。

手艺人,用时间与技艺相伴行走,在各自行当里进行着修行。

“这是一幅无以伦比的画”。这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在欣赏章先怀作品《正气歌》时给章先怀的题词,这表达了一位外国领导人对章先怀作品的认可和对中国艺术家的尊重。当然,要真正画出无以伦比的画,章先怀在漫长的艺术道路上还必须付出更多,必须不断勘实文化底蕴,不断提升艺术涵养,不断超越自己。在“术”的变革中,达到“艺”的升华,从而进入出“神”入“化”艺术创作之“自由王国”的最高境界。

7月16日,笔者通过采写传统工艺和现代工业等方面的“手艺人”的生活经历、成长过程、精致技艺,带领读者走进“匠人世界”……

章先怀是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画家,来日方长。我们期待他有更多、更具独特意境的作品呈现。

图片 2

 

刘明孝,1964年生于四川自贡,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任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书画院院长、重庆工笔画学会会长、九龙坡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他的作品被英国大英博物馆、中国文化部、黄宾虹艺术馆、四川美术馆、厦门美术馆、重庆美术馆、黄桷坪钢琴博物馆等艺术机构收藏。

       
                     吕建富二○一四年六月  

刘明孝的绘画缘于他坚实的中国画专业基础。他是工笔花鸟的行家里手。但他几十年的绘画之路,并非单一围绕中国传统花鸟领域,而是独树一帜,创造了“既非油画又非国画”的组合,产生了奇妙的效果。

 

图片 3

图片 4

刘明孝的画室中摆放着各种工具和画作

真正的艺术营养 始终来自传统文化

刘明孝童年的家,与自贡南华宫为邻。小时候他常在南华巷的高墙窄路上漫步,那里青石路面悠然笃实。南华宫的屋顶上有鸟兽、佛道人物塑像,它们肃穆、沉静地伫立在青瓦屋顶,成为他最初的创作启发。

上了高中,刘明孝开始系统学习绘画,对他影响极大的两个美术老师,一个是画国画的,另一个则画油画。这种影响,对于他后来中西结合独特绘画风格的形成不无关系。

1983年,刘明孝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寝室里的同学来自不同专业,有学油画的,有学版画的,谈天说地之间,使得刘明孝的视野更加开阔。“我渴求带给传统中国画不一样的色彩与激情,于是,将中国画的意境表达,与装饰性的油画材料相结合,一种新的绘画风格便初具雏形了。”

刘明孝极其沉醉于黄桷坪的人间烟火,即使跟随新校区举家搬到大学城,他也仍就保留了黄桷坪的一套小房子,时不时回去居住。“这里的氛围非常好,让我的创作扎下深深的‘根’”。

“瓶花”“莲花” 中西合璧的个性之作

1987年,刘明孝留校担任教师,他开始苦心钻研“中西合璧”的画作。1998年,他的“瓶花系列”个人画展在重庆美术馆开展。这个系列中,刘明孝将中式的椅子、青花瓷瓶和各种花卉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有别于一般中国画的对称式构图和不一样的作品寓意。这种突破传统画种定义的创作,让他的作品在问世之初饱受争议,直到其作品《新绿》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这份殊荣,让他坚定了这种创作模式,如今,瓶花系列已经是识别他作品的符号。

瓶花系列广受赞誉后,刘明孝并不满足于这种单一的重复。2006年夏天,他来到成都三圣乡的工作室,室外是一处偌大的荷塘,烟雨蒙蒙,荷叶田田,自然天成的中国画意境,让他的内心满是表达的冲动。他念头一动,心中孕育已久的荷花应声而开,没有传统荷花的清雅,也没有接天莲叶的景致,“似花非花”的莲花系列应运而生。

“艺术最重要的就是个性。”无论刘明孝的哪幅作品,都有着严谨的学院派画风,看似国画的工笔描绘,又透着西方画作的光彩,其写实功力自不待言,整个构成却超出了写实的范畴,有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意蕴。

环境决定心境 对生活的思考驱动灵感

九龙坡区陶家镇的西池度假村,有一个院子是刘明孝的画室。

这间画室,有难以想象的安静,鸟鸣声,溪水声,远处的鸡犬猪羊声清晰可闻,刘明孝说,第一次来西池就知道这儿适合画画。“西池默默无语,我却真切地感知她的存在和读懂她的言说,我们有着同样的气场。”

而在一次去康定写生的路上,途经二郎山,在山顶休息时,刘明孝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天上蒙蒙雨雾,一抹金色的阳光从云层的缝隙中漏下,照在高原上,美不胜收。回到画室,他便将看到的景色,用画瓶花的手法创作了一幅作品《一抹红》,黑白朦胧的画面上,漂着一朵红色的花。“一个人会画画,和他的画可以感染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而一个优秀的画家,越是画到后来,越是才华胜于技巧,这一切都深藏于其‘灵性’之中。”

带着这份“灵性”,2015年至今,刘明孝又创作了最新的“水墨花鸟画系列”作品。他说,“我很幸运,选择了从小为之着迷的绘画艺术作为终身事业,更幸运的是找到了一种可以自由表达内心情感的艺术语言。这种选择,让我所有的才能都得以自由发挥,让我一发不可收拾,让我乐在其中。”